论坛>中职易班>新闻出版职校>众所周知:苏东坡是个美食家

众所周知:苏东坡是个美食家

2020-12-06 11:48:15

众所周知:苏东坡是个美食家

 

提到苏轼,大部分人对他的主要印象不外乎『风流倜傥』『大文豪』『豪放派词人』。但他对自己的称呼却是『老饕』。饕餮是龙的第五个儿子,也是吃货的代名词。今天便一起来扒一扒苏轼在吃上的造诣。

众所周知,苏轼跟大宋王朝有仇,总是三天两头的就被贬,仕途那叫一个坎坷。但这哥们儿和食神的关系挺好,每次被贬都能搞到好吃的。

苏轼被贬的第一站,是黄州。黄州也是他吃播生涯的第一站。黄州当时的土特产是竹笋和咸鱼,苏轼嚼着笋,喝着鱼汤,心里却总想着肉。黄州的猪肉价格贱如泥土,『这里得提一嘴:早在战国时期,中国人便开始歧视猪肉,这种风气在北宋时期到了顶峰。』当时的主流肉类为羊肉(缺点是贵到离谱),牛肉那是想都不用想了,猪肉由于其腥臭的特性,已经到达了『贫者不解煮』的地步,穷人都不乐意去吃。




不吃猪肉的人再多,也挡不住苏轼对猪肉的热爱。这哥们儿白天出门耕田,晚上蹲在厨房里研究做菜。发现用『慢着火,少着水』的办法炖出来的猪肉特别香。于是乎,东坡肉诞生了『我木有写错,苏东坡版的东坡肉就是清炖猪肉。』,刚刚诞生的它慰藉了政治上失意的东坡学士,如今更使无数吃货一饱口福。『聪明的小伙伴们似乎看出来了,这样的东坡肉似乎与我们的想象中有些差距,我们想象中的加了糖,酱油,料酒等等的东坡肉出现在明朝,是宋朝正版东坡肉的改良版。』

苏轼在黄州没待几年,咸鱼翻身,回到了当时的京城。结果没高兴几天,又得罪了皇帝老儿,被贬到了惠州。惠州在当时非常的穷困,缺少高端市场,市场上一天只能卖一头羊。这下可苦了我们的东坡居士:想想自己一个犯官,总不能和当地的名门望族们抢肉吃吧。只好和卖肉的屠夫私下商量,把没人要的羊脊骨留给他。




苏轼先把羊脊骨煮熟,再用烈酒浇到骨头上,用火把骨头烤的微焦,再撒上盐。看着羊脊骨里的碎肉,再吸食骨髓。用苏轼的话来说,『意甚喜之,如食蟹螯』。区区烤熟的羊脊骨,吃出了蟹螯的味道。

除了羊脊骨以外,都还有苏轼难以忘怀的美食,那就是荔枝。他在惠州写下了著名的诗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荔枝酸甜Q弹,大概是因为口感近似于肉,苏东坡对于这类水果毫无抵抗力。荔枝吃多了上火,东坡大兄弟也是患上了痔疮。当然了,对于一名吃货而言,只要别长嘴上,区区痔疮怎么能阻挡他追寻美食的脚步?在惠州的这些年里,他时不时的弄点药膳补补身子,还拉上朋友一起涮火锅。单看这些食谱,你或许看不出在惠州的这几年,是苏轼的人生低谷。




也不知道是宋朝的皇帝天生跟苏东坡有仇还是怎么的,绍圣四年,我们的苏东坡又双叒叕被贬了,这次他被贬去了海南岛。当时的人们称呼海南岛为『一去一万里,千知千不还』,那个时候还没有袁隆平,送大米的船半个月才来一次,妥妥的鬼门关,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只能拿青菜萝卜煮汤,还美其名曰"有自然之味"。

呆的久了,他的吃货细胞又一次爆发了。这一次他盯上的猎物是牡蛎,或者叫生蚝。吃嗨了还写个文,名字倒也取得直白,就叫『食蚝』。其中有这样一段:『肉与浆入与酒并煮,食之甚美,未始有也。又取其大者,炙熟,正尔啖嚼。』

第一种吃法是把牡蛎的肉和浆液一起下锅,和酒一起煮熟。或者挑选生蚝中个头较大的,烤熟了吃,一口下去鲜嫩爆汁。你瞅瞅,就连烤生蚝都被他弄出来了,北宋的时候,大蒜已经进入中原了,天知道他还会不会进一步改良,整点蒜蓉酱,粉丝什么的一起烤,活脱脱就一海南夜市。




有趣的是,苏轼这哥们儿每次吃了一个好吃的。都要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们写信炫耀炫耀,用词还极其幽默。比如吃羊脊骨的时候,给自己的弟弟苏辙写信,里面就出现了这样一句『然此说行,则众狗不悦矣。』这哥们儿又吸又啃,把羊脊骨的肉和骨髓都吃完了,身边围绕带几只狗自然就有了小情绪。『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旺财深深的怨念』而食牡蛎的时候则更搞笑,在给自己儿子的信里这样说道『无令朝中大夫知,恐争南徙,以分此味。』儿子你可千万别把我吃牡蛎的事情告诉朝中的大夫,万一他们都争着往海南跑,那我可就没得吃了!他的乐观情绪可见一斑。




据现在的人统计,苏轼一生跟吃有关的诗足有五十多首。以苏东坡的名字命名的美食有66道。放在当下,直接就给你整成『舌尖上的苏东坡』『深夜苏东坡』『风味苏东坡』。他自己也是放言天下美食『以养吾之老饕。』苏轼可能不是一个成功的公务员,但绝对是一个优秀的吃播播主。


文:外联部 陆致远

图:外联部 陆致远


还能输入140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正在加载中,请稍等...正在加载中,请稍等...

返回顶部
主题管理
置顶
删除
加精华
修改
打气
屏蔽
转发
禁止回复
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