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兴趣>影音>《披荆斩棘的哥哥》遭拒绝, 为什么没人想看中年男团

《披荆斩棘的哥哥》遭拒绝, 为什么没人想看中年男团

2020-07-15 13:49:07

在近日大热的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之前,演员孙红雷就曾在微博发问:“怎么没有乘风破浪的哥哥们?瞧不起人吗?”

《乘风破浪的姐姐》首播并收获一众好评之后,湖南卫视另一档综艺《天天向上》迅速推出了邀请30岁以上男艺人成团表演的特别节目《追逐梦想的哥哥》。一周后的芒果TV招商会上,《披荆斩棘的哥哥》项目应运而出,官方宣布的主题、形式都和《乘风破浪的姐姐》相似,只不过主角变成了“30位有男团梦的哥哥”。

芒果TV招商会现场视频截图。

但是,两档节目得到的评价却大相径庭。不同于“姐姐”节目播出前观众的叫好、期待与鼓励,对于“哥哥”节目更多的是怀疑、拒绝和反对。网友质疑的声音大致包括:30岁以上的中年男艺人,拥有远多于女艺人的角色和机会,他们的职业道路上真的有“荆棘”吗?30岁以上的中年男艺人,发福、犯懒、瞧不起“娘炮”和唱跳,他们真的有“男团梦”吗?

类似的质疑似乎不仅是针对30岁以上的中年男艺人,而是针对网络讨论中频频出现的所有所谓的“中年男人”。在与“油腻”这个词长期捆绑之后,“中年男人”最近又得到了一个新的形容词,“爹味”。而这两个形容词毫无疑问都带着贬义和嘲讽。

为什么观众热烈欢迎《乘风破浪的姐姐》却无情拒绝《披荆斩棘的哥哥》?对“中年男性”的厌恶感又从何而来?而当我们只聚焦于屏幕或网络讨论中 标签式的“中年男性”形象,又将对更多中年男性产生多少误读?

撰文 | 肖舒妍

1

他们路上的荆棘有多少?

要想讨论《披荆斩棘的哥哥》为什么不受待见,就要从《乘风破浪的姐姐》为什么大受欢迎说起。它的特别之处在于,这是第一个让中生代女艺人展现自我才华的综艺节目。在此之前,这个年龄段的女艺人参加真人秀,也总是展现作为女儿、妻子或母亲的一部分。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之后,一条弹幕可能表达不少观众的心声:“我突然好像没那么害怕变老了……”在观看这档节目时,不论是在职场遭遇玻璃天花板的中年职业女性,还是初入社会不敢张扬个性又恐惧变老的职场新人,都能获得某种共情和鼓励。

而《披荆斩棘的哥哥》的诞生,更像是“蹭”《乘风破浪的姐姐》节目的热度。本身国内已经有多档以中生代男艺人为主要嘉宾的综艺节目,中年男演员也不缺以他们为主角的影视作品,如果说《乘风破浪的姐姐》对女艺人是雪中送炭,《披荆斩棘的哥哥》充其量只是锦上添花。《乘风破浪的姐姐》给观众带来的感同身受,在性别转换之后就再难成立。

陈翔参加《天天向上》“追逐梦想的哥哥”截图。

《追逐梦想的哥哥》中歌手陈翔和主持人的对话就生动反映了现状:主持人问:“你也不缺表演的舞台,怎么还来 《追逐梦想的哥哥》?”陈翔回答:“我缺唱歌的舞台。”主持人追问:“你不是老在晚会上唱歌吗?”陈翔回答:“那不是很重要的形式。”所以,作为男艺人的他不缺表演机会,也不缺唱歌机会,缺的只是更多更重要的机会。

为了争取演出机会,也为了在镜头面前更好看,每个女艺人的头上都悬着一把刻着“绝对不能变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乘风破浪的姐姐》中有个镜头,当所有人在演出结束后欢聚一堂共进晚餐时,37岁的金莎从随身携带的包中拿出了一个电子秤,精确称量自己能吃几只虾、几片菜,因为她是易胖体质,所以强迫自己每天摄入热量不超过1000卡。

《乘风破浪的姐姐》节目截图:金莎在吃饭前拿秤称量食物重量。

而在新剧《龙岭迷窟》中出演主角的潘粤明,身材明显发福,连粉丝都劝他减肥,他却有恃无恐地回答:“那戏路又宽了。”

这正是网友所忿忿不平的一点,相较于中年女艺人所面临的年龄、生育、职业困境等“大风大浪”,中年男艺人的职业道路上根本没有荆棘。年龄给他们带来的反而是人生的阅历、成熟的魅力和更宽的戏路、更多的机会。虽然孙红雷在微博上喊话“乘风破浪的哥哥“,但是真有这个节目他也未必会参加。根据豆瓣统计,仅2020一年,他就有4部电影、5部电视剧上映,还有一部综艺等待播出。

孙红雷微博截图。

更进一步来看,中年男性在社会中占据的优势,在娱乐圈之外的多数行业似乎都能成立,比起女性,他们有性别的优势,比起年轻人,他们又拥有经验的优势。

伦敦艺术大学校长格雷森·佩里在《男性的衰落》一书中发明了一个“标准男性”的概念,特指中年的白人中产阶级异性恋男性。在他看来,“标准男性”霸占社会上位高权重、收入丰厚的角色,拥有出色的教育背景,举止得体,自信迷人,性吸引力强,轻易将权力纳入囊中。他们作为社会既得利益者,却意识不到自己享受的身份红利,“他们能拥有那些特质,主要靠的是先天身份,而不是后天成就”。而“标准男性”放到中国社会的语境,几乎就等同于中产阶级的“中年男性”。

《男性的衰落》, [英]格雷森·佩里著,张艳、许敏译,湖南文艺出版社·浦睿文化,2020年6月。(点击书封可购买)

“他拥有的正是他们渴望的,他掌控的正是他们梦想的”,考虑到这一点,就更能理解网友针对《披荆斩棘的哥哥》和“中年男性”群体的情绪从何而来。

2

“油腻”与“爹味”从何而来?

而中年男艺人面临的另一个指责是“油腻”与“爹味”。这两个形容词看似抽象,实则都有具体所指。

作家冯唐曾撰文讨论“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油腻”体现在外表,是身体发福,体现在内在,则是“满口性事、唯我独尊、不尊重他人尤其是女性”。

从发福说起,人到中年,新陈代谢放慢,加上工作压力和应酬交际,发胖本身是自然规律,不论男女都情有可原。可是对于艺人而言,身材管理本身就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尤其演员在镜头前展现的体型对于角色塑造至关重要。如果说潘粤明的发福对于《龙岭迷窟》中的角色还无关紧要,某些男演员在青春剧中扮演阳光帅气的高中生,却在脱下上衣打篮球时露出啤酒肚和赘肉,就难免被理解为不够敬业、不够自律。以此为前提,就更难要求他们去学唱跳、成团出道了。

再说到“满口性事、唯我独尊、不尊重他人尤其是女性”,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年男人的通病。就连周作人也在《中年》一文中写道:“世间称四十左右曰危险时期,对于名利,特别是色,时常露出好些丑态,这是人类的弱点。”

早前一顿“中年男人的饭局”就曾被贴上“油腻”的标签。饭局上,导演冯小刚紧拽着演员苗苗的手,不顾她的几次摆脱,让穿着高跟鞋的苗苗在众人面前表演一段舞蹈。这背后体现的,不仅是上级对下级的权力强势,还是男性对女性的性别强势。有人评论在酒桌上这样的“助兴”向来都有,并不少见。但向来都有并不意味正确。当女性的自我意识觉醒之后,便不再能容忍此类的冒犯,也自然把不尊重女性、把性挂在嘴上的中年男人称作“油腻”。

“爹味”这个词本身就体现了对“父权制”一手遮天的反感和反对。所谓“爹味”大概可以理解为,不懂装懂,喜好卖弄和说教,甚至用自己的价值观评价、否定他人价值观。

曾有网友提名靳东参加《披荆斩棘的哥哥》,却被另一位网友以“爹味”太重为理由反驳。演员靳东喜爱用文言文在微博上吟诗作赋,时常展现出博古通今的人设,直到有一次,他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在看“诺贝尔数学家获得者的文章”,“人设崩塌”。

这种“翻车式”卖弄学问在全球中年男人之间似乎都屡见不鲜。美国作家丽贝卡·索尔尼特曾在一个派对上遇到一位年长男性反复向她讲述一本书的观点与内容,直到被她的女伴打断,“索尔尼特正是你说的这本书的作者”。这段啼笑皆非的经历直接促使她写出了《爱说教的男人》一书。

《爱说教的男人》,[美]丽贝卡·索尔尼特著,张晨晨译,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年5月。(点击书封可购买)

同样容易让人联系到“爹味”的行为,是无法包容这个社会的“多元性”而仅以自己的一种价值观去评判他人。如演员谢孟伟,发表了一首名为《哥不是娘炮》的歌曲,直接攻击“不男不女还涂口红、带美瞳”的“鲜肉”。

谢孟伟歌曲《哥不是娘炮》MV截图。

其实从人类发展的角度来看,“说教”这件事本身有其社会价值,甚至可以说是中年人特有的“历史使命”。剑桥大学生物学家大卫·班布里基研究发现,与其他动物直接从成年走向死亡的生命历程相比,只有人类才有中年这个阶段。而中年的主要任务,就是将食物、财富和信息、文化资源传递给下一代。因此,中年人会更喜欢絮絮叨叨,提出建议,表达意见。

所以,问题不在于“说教”本身,而在于说教的内容与方式。在时代快速发展的今天,并不是所有中年人的经验仍有价值传递给下一代的,遗憾的是他们自身却意识不到这一点。就像《爱说教的男人》中所写的,“有些男人爱说教他们不该说教的,却听不到他们应该倾听的。”“爹味”也就由此而来。

3

标签下的真实问题

电影《男人四十》(2002)剧照。

如果所有中年男性都像上文所述的“油腻”和“爹味”,那么网友对他们的愤怒和攻击确实无可厚非。

但真实的广大中年男性,远非人人都位居高位、有权有势有时间对他人指手画脚,他们甚至根本没有机会参与到这场针对“中年男人”的网络讨论。他们上有老、下有小,职业生涯已经可以看到尽头,身后的贷款却仍遥遥无期,每天疲于生存工作,回家看到孩子想要教育几句却无话可说。

张爱玲在《半生缘》中形容的中年可能更符合普遍情况:

“中年以后的人常有这种寂寞之感,觉得睁开眼来,全是依靠他的人,而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依靠的,连一个可以商量商量的人都没有。”

由张爱玲《半生缘》改编的同名电影《半生缘》(1997)剧照。

对于这样的中年男人,把“油腻”“爹味”的帽子不分青红皂白扣在他们头上实在太过冤枉。他们真实的生存困境和中年危机被掩盖在了标签之下。

但网络中标签化的“中年男人”之所以存在,也反映了一种普遍的社会情绪。“中年男人”这个称呼所代表的是某个理想形象的反面,网友将日常生活中对于某个真正中年男人的反感,抽象为一个具体特征添加到这个形象之上。部分中年男人的个人行为也就上升为了“中年男人”的群体特质。在这背后,是性别平等意识抬头的现代女性和渴望推陈出新、打破桎梏的当代青年共同从 “中年男人”手中争夺话语权的努力。

所谓“厌男只是一种情绪,厌女是一种文化”,除非等到真正的两性结构改变、性别平等实现,“中年男人”不再享受身份红利,中年女性享有更多的工作计划,否则这场针对“中年男人”的“污名化运动”就很难停止。

这也是为什么《披荆斩棘的哥哥》还未录制开播就已经触动众多网友敏感的神经,引发与《乘风破浪的姐姐》完全相反的讨论的原因。

但是另一方面,索尔尼特也提醒了所有人,不论是消除性别歧视还是打破年龄界限,都不是一场阴暗的零和游戏,“我们要么都自由,要么都是奴隶”。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

还能输入140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正在加载中,请稍等...正在加载中,请稍等...

返回顶部